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

类型:科技剧地区:缅甸发布:2021-03-06

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 剧情介绍

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对此,祖宗程智并没有什么意见,祖宗他的那些魔法卡片大多都在之前的战斗之中耗光了里面的能量,需要很长时间来进行补充。还剩下的几张,自然是要遇到真正危险,需要战斗的时候在使用的。程智点了点头:“没错。他的那种方法甚至有些像魔法师使用的献祭魔法。我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命不久矣了。说实话,我到现在依旧无法确定他是否还真的活着。”

“走,我们去看看,到底是谁竟敢监视这里。”艾迪就好像受到窥视的的就是自己一样。可是却被程智一把拉住:“等等,你还是不要去了,万一要是有什么危险的话,出了事可就不好办了。上次你遭到绑匪绑架的事情,你父亲可是很担心你的。”最后的剩下的事情,祖宗就是那几头恐鳄的尸体了,祖宗除了先前被程智挖出了魔晶核的那头恐鳄的尸体被直接收进了空间卡片外,其他两具恐鳄,程智却并没有挖出魔晶核。而是直接使用亡灵复活和灵魂碎片附加的魔法,将他们也都变成了亡灵生物。拥有魔晶核的魔兽尸体,能够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只是要六级的僵尸类亡灵生物的灵魂碎片附加要困难一些,所以他们在这里整整耽搁了大半天的功夫,这才完全融合了灵魂碎片,这对于程智的精神力消耗也是比较巨大的。但是收获同样巨大,僵尸魔兽拥有六阶魔兽的防御力和力量,只是速度要慢上一些而已,但是却不畏惧死亡,更不会因为害怕而逃跑。“没事的,这里可是萨宁,大陆上最安全的城市,怕什么?”艾迪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道,他之前已经达到过三级斗气师的程度,所以体能恢复的比程智快得多,现在差不多实力恢复到了二级顶峰,虽然在强者面前依旧很菜,但是架不住内心膨胀啊。

程智笑着摇了摇头,对艾迪低声说道:“低调,低调,你爸爸可是说了,让你达到六级之前,不要瞎显摆。”听到这句话,艾迪多少有些失落,顿时表情也垮了下来。有了这些骸骨巨兽和两头恐鳄,祖宗程智和安琪儿的安全最起码能够一点保障了。

程智将这些恐鳄收进了亡灵空间。亡灵魔法师最可怕的就是他们可以操控的亡灵部队,祖宗并不需要给养,祖宗也不需要装备补充,随用随取,损坏了还能再造。接着,程智又不无打击的对艾迪补充道:“再说,如果真的是我所猜想的那样,除了我,你们几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我还是自己去调查一下吧。”

“你也别去。”艾迪立刻摇了摇头:“人家的目标就是你,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你要是去了,那还不等于自投罗网?呵呵,没事的。我们家族在萨宁也有一些情报网络,回头我让他们给你查一查,肯定比你这样没头没脑找过去要强。”穿过了泥沼地区,祖宗就像程智所说的,祖宗因为有这些群居的六级恐鳄,这附近并没有其他的强大魔兽存在,一直走出去很远,翻越了一座高大的山峰,眼前便是一片纵横交错的巨大岩石群,而在那片区域的中部还有一座十分壮观的火山。程智并不打算朝火山那边前进,而是在分辨了一下地形之后,确定了新的前进方向,沿着山脊继续向西,那里是手中地图册上所记录的地形最为边缘的地区,是一片湖泊,只要顺着流出湖泊的河流向下游走,在经过几个地方便可以进入相对比较安全的低阶魔兽活动区域。程智点了点头,不在坚持了。

“我们先在这里休息吧,祖宗前面的路可不好走。”程智说着从鲨齿龙的背脊上跳了下来,祖宗接着身上紫色斗气纹路闪烁不停,伸手抓起一块上万斤的巨石,来到一块相对平整的地方,接着又如法炮制的,将附近一些巨大的岩石搬运过来堆积在一起,最后找了一块石板,搭在了最上面,一个简易的岩石窝棚就做好了。其实完全还有更简单的办法,就是让那些骸骨巨兽从新组合一下,便可以搭起骨架,然后蒙上一块兽皮便可以做成帐篷,只是程智怕那样的东西安琪儿会感觉不舒服,所以才会费力的去做岩石窝棚。德尔玛商会的情报网,办事效率果然很快,吃过午饭之后,就有一个人来找艾迪,将调查的结果交给了艾迪。

找程智的这个人自称叫做莫夫,是个年龄很大的老者。在去年十一月份来到萨宁,一直居住在黄玛瑙酒店,之后在新年之前离开了。第二次来的时候是今年三月份也就是一个月之前,再次入住黄玛瑙酒店,平日深居简出。每次来之后,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有炼金材料店的人给他送货过来。另外还有一个人跟他在一起。平时总是穿着一身灰色斗篷,遮住脸,看不清容貌,在黄玛瑙酒店登记的姓名叫做塔科拉迪。“你这身上的紫色纹路是什么啊?是纹身吗?”安琪儿背着手,祖宗歪着脑袋,看向程智,好奇的问道。

“塔科拉迪?”程智的眼睛顿时一亮:“塔科拉迪?不就是上次我偷听到的那个名字吗?”程智低头看了看自己,祖宗接着说道:“这个是斗气纹路。是一种特殊的炼金术。”于是,程智也对那个送消息过来的人问道:“塔科拉迪现在还在黄玛瑙酒店吗?”

“是的。”那个人点了点头说道:“他们现在一直居住在黄玛瑙酒店。”“很好。”程智点了点头,接着对众人说道:“看来那神秘药片的来源找到了。”“在新年之前一个月,他对我说要打听一个叫程智的少年。”

“你真厉害,祖宗不但是亡灵魔法师,祖宗还是一个五级的战士。而且炼金术也那么高超。”安琪儿笑着坐在了岩石窝棚里面,这岩石窝棚虽然简陋,但是好歹也能遮风挡雨。她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程智:“还有什么你不会的?”“神秘药片?什么神秘药片?”“是一种不太好的东西。”程智这才想起几个兄弟似乎对卡斯利莫夫的药片还不太了解,于是向众人解释道:“当初我在在来赛特拉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叫做卡斯利莫夫的人,他制造了一种以燃烧生命力为代价,激发斗气师潜力的药物。而且还用活人进行很可怕的实验。后来被帝国第三军团和皇家魔法师团的托马斯大师一具歼灭了。可是最近赛特拉王城和萨宁都出现了有人使用药剂突然增长了实力的事情。而我无意之中得到了一个药片,正是卡斯利莫夫制作的炼金产品,所以卡斯利莫夫很可能没有死,卡斯利莫夫,莫夫,恩,没准这个莫夫就是卡斯利莫夫。”

说着程智拿出了空间卡片之中的药物,拿到了众人的眼前:“你们看,就是这种药片。这里面有很强的至瘾成份,一旦使用这样的药物,就会产生依赖性,对身体的损害也是极大。杜隆迪大师已经申请让学生兵军团派人调查此事,避免有药物流入到雷洛学院之中,损害学生的健康。而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两个军官,其中那个约翰就是当初我们一起抓获的卡斯利莫夫,从他的口中我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卡斯利莫夫可能还没有死。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办法逃脱的,但是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卡斯利莫夫应该真的没有死,而且来到过萨宁,制作了药片给了塔科拉迪。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祖宗厄玛尔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是一个叫莫夫的人。”说到这里,程智的心里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了起来,卡斯利莫夫绝对是跟自己有仇的。他派人来监视自己,似乎就是为了报复做出的准备,不过应该是顾及不敢在萨宁城内动手。毕竟如果在萨宁城杀死了雷洛学院的学生,学院可是会追杀至天边的。可是如果一旦自己离开了萨宁,很可能就会遭到这个卡斯利莫夫的毒手也说不定。想到这里,程智立刻起身:“我先回学院一趟。艾迪,一会你就不要送索亚回家了,直接带到商会去,那里有不少高手。然后你们也赶快回学院。”说着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莫夫?”程智想了一下,祖宗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这个莫夫是谁,于是又问道:“他让你来监视我们是为了什么?”艾迪等人虽然还不完全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从程智表现出来的神情可以看出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是说就是这种药物可以激发斗气师的斗气修为?”在魔法塔的最顶层,威廉院长用手指夹起了那个白色的药丸,凑近到眼前仔细的看着,接着又闻了闻,这才对程智说道:“你确定是卡斯利莫夫制作的?”祖宗厄玛尔急忙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收钱办事的而已。他从来没跟我说过到底为什么。”程智返回学校后就一路奔向了魔法塔,求见了威廉院长。听到威廉院长的问话,程智点了点头:“是的,校长,我可以肯定,只是卡斯利莫夫制作出来的药丸。”威廉院长也早已经知道了卡斯利莫夫的所作所为,点了点头:“阿芙蓉这种药物非常的少见,所以价格也是十分的贵重。虽然有着强效的镇痛作用,但是至瘾性也极强。如果被这种药物所控制,那么被控制的人会对提供药物的人唯命是从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药物控制的力度毕竟有限,想要解除药物的至瘾性也是有一些办法的。只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威廉院长已经一千多岁了,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可不是程智能够比拟的,这位睿智的老人沉思了一会,突然说道:“刚才你们说,这种药物在赛特拉王都出现的比较多,是吗?”

“是的校长先生。”程智点了点头:“校长大人,您想到了什么吗?”祖宗程智点了点头:“那个莫夫长什么样子?”

老威廉却是大有深意的笑了笑:“倒也没什么。孩子,这个卡斯利莫夫我也是知道的,赛特拉王国最为顶尖的炼金制药大师。对于其他炼金方面的学识也是远超常人,说实话,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卡斯利莫夫竟然做出用鲜活的生命去制造缝合怪,来复活自己女儿样的事情。”听闻此话,程智却是默然不语。厄玛尔急忙说道:祖宗“是一个老头,很老,大鼻子,秃顶。”

老威廉看到程智沉默着,于是对程智说道:“孩子,你眼睛里还有困惑难道有什么问题吗?”程智有些迟疑,但还是问道:“校长,卡斯利莫夫杀死了那么多人,为的是救自己的女儿,他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老威廉没行到老程智将话题转到了这里,不由得有些迟疑,但想了想还是说道:“是啊,他想要让他的女儿死而复生。为此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或许我们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去做出谁的生命更重要的选择。”程智皱了皱眉:“那个叫莫夫的是什么时候让你来监视我们的?”老威廉微微一笑,指着自己面前的位置说道:“孩子,坐下来。”“好的,校长。”程智盘膝坐在了老威廉的对面。

程智点了点头:“很有可能没死。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活过来的,不过,这种药丸似乎也只有他能够制造出来。”“如果这样的问题是别人问我的话,我会粗暴的告诉他,为了救一个人杀死一百个人,那样就是错的。但是你是亡灵魔法师,在与死亡之力接触之后会产生很多的负面情绪,所以你内心会比别人更难以把握对错之间的概念和平衡。”“在新年之前一个月,他对我说要打听一个叫程智的少年。”

“新年之前?”程智有些奇怪,那时候自己既没有研究出空间卡片,有没有得到奖励什么的,要是求财的匪徒,应该不会再那个时候注意到自己。那对方为什么那时候就开始打听我?程智点了点头,当初他就是内心之中因为应该杀人于不该杀人之间这样的纠结,使得他在二级魔法师的等级上耽搁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还是因为领悟到了人性情感,虽然是很肤浅的领悟才一下子突破到了四级。但是这种对错在别人的心中可能不算什么,很容易作出决定,但是在亡灵魔法师的心中却可能是永远都挥之不去的阴影,随时可能偏离和扭曲他的人性。“这世间的一切有很多东西都是对立的。善恶对立,秩序与混乱是对立的,诸如此类,而这一切并不是原本就存在的。甚至所谓的道德良知,淫邪执念,这些原本都不存在,只是因为我们是人类,在漫长的岁月里形成了许多的道德观念,从而才有了善恶是非的概念。如果你为了救一个人而杀掉一个人,对于被你救了的人是好事,可是对于被你杀死的人来说,你就是邪恶的,歹毒的。那么判断这件善与恶之间就像是天平,事情到底是善意的,还是邪恶的,决定会偏向哪边的,却是你自己的心。你自己的心会告诉你你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它会像砝码一样,压在哪一边,哪一边就会偏斜。”“没错。”老威廉却是点了点头:“你如果因为觉得自己是坏人,那么你做的一切的事情就都是坏事,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好人,那么你做的,就都是好事。仅此而已。与其评断所做的事情是善是恶,还不如去判断自己到底是善是恶。那样要比去评断这件事情容易的多,越是简单的事情,就越不会出错。”

程智眨了眨眼睛,突然笑了起来:“谢谢您,校长。”还不等程智继续问,厄玛尔却是继续说道:“这次监视你的时间不长,那个莫夫先是让我打听出你的下落,后来在新年之前就离开了萨宁。最近刚从别的地方回来了一趟,让给了我一笔钱,让我继续监视你的动静,记录下你来小院子的规律。”

程智眼睛动了动,接着冷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金币,随手一扔,掉在了地上,因为雨下得很大,雨水积满了地面,金币落下后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响声,也没有滚落的很远,全都落在了厄玛尔的面前:“告诉我,那个莫夫在哪儿?”“看来你真的明白了什么。希望我的话能够帮到你。呵呵呵。至于那个卡斯利莫夫,或许他对自己用了什么假死药物,骗过了第三军团的人。不过既然他做了残杀平民那样的事情,又很可能诈死逃脱,我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说着,老威廉轻轻拍了拍手,立刻有一个七实力的战士走上了高塔:“校长,您有什么吩咐?”这个人战士系的一位老师,名字叫做德里,是一个七级斗气战士。七级强者,对于常人来说可以说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在这里,在圣域强者面前,恭敬的就如同一个刚刚入学的小学生一样。

程智抓了抓头发,皱着眉:“可是您这么说,我却是更糊涂了,那我的心如果是邪恶的,我是否就偏向了邪恶?”看到金币,这个怂货的眼睛一亮,顿时说道:“那个人就住在下城区的黄玛瑙酒店。”边说着边快速的将两个金币攥在了手上。“有件事情你负责去查一查。我会通知卡德加副校长,给你们授权的。”说着,老威廉指了指程智:具体的事情你可以问一问这个孩子。好了,你们出去吧。

德里立刻点头称是,接着带领程智离开了魔法塔的最高城。他有些奇怪威廉院长让自己去问一个孩子,但是在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就是程智的时候却也就没有在多问什么了。德里负责魔法塔的一些防卫工作,自然也是听说过最近因为研究出了空间卡片而被魔法塔之中的魔法师们经常提起的这个天才炼金师。程智却是对这位德里老师很是恭敬,一边走一边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你是说,那个卡斯利莫夫还没有死?”德里在听到程智所报告的东西之后,有些奇怪的问道。他是听说过,卡斯利莫夫因为实验事故,在差不多一年前突然死亡了。当时,德里还有些遗憾,因为这个卡斯利莫夫制作的恢复药剂效果很是不错的。德里点了点头:“如果单纯是禁药的原因,我们调查还有些束手束脚,毕竟用药物提升实力的事情并不违法,仅仅是违反校规,而且还是别的学校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卡斯利莫夫做了那样的事情的话,那意义就不一样了。我们去抓卡斯利莫夫也算是有了理由。只是,你说卡斯利莫夫曾经通过药物激发,达到过八级战士的水准?”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我成了五个大佬的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