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类型:热搜剧地区:汤加发布:2021-03-03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剧情介绍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兄实“什么?怎么可能?我爸爸怎么可能会求你这样恶毒的人教他那么邪恶的魔法。”那位主管将这些材料也都拿了过来,程智道了声谢,拿着这些东西就要走,那位主管却是看着程智拿了那么多种魔兽血液,随口问道:“对了,今天早上送来了一瓶一级魔兽刺尾牛的血液,你要不要也那一份。”

“大师,程智他没事吧?”“嘿,师稳健你还不信是吧?”“额,应该没有事。”说着,他对程智使用了一个水系的治疗术,但是似乎并不起作用。

程智已经因为面部的浮肿,连嘴都张不开了,嘴唇上就像是两根肥嘟嘟的香肠。不仅如此,进进进入医务室的这一会,程智身上都开始浮肿了起来。“奇怪,怎么会这样?”杜隆迪大师沉思了一会,这才对艾迪等人问道:“跟我说说他遇到了什么事?”海瑟薇说着坐在了骷髅座椅上,兄实一挥手,那些围在院子里面的骷髅战士瞬间化作一团灰雾,消失不见了,突兀的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海瑟薇仰望着天空好一会,师稳健这才淡淡的说道:“你的父亲同样渴望力量,同样渴望着成为强者。但是他的精神力天赋却远不如你。”艾迪想了想说道:“他在做炼金实验的时候,被旁边一个做实验的家伙给炸到了,熏得一脸黑。回来后说脸上有点疼,我就给他拿了一瓶药膏,让他抹抹,谁知道变成了这样。”

“嗯……这好像是元素过敏反应。我记得程智说过他不能修炼斗气,而他脸上这黑色的东西是火元素的,而他身体里又不能容纳火元素,所以这层烟雾附着在皮肤上当然会有些不舒服。而你给他涂抹药膏,在将药物渗入皮肤的同时,把那些火元素渗入的更多更深入了一些,所以才会变成这样。不过没什么事,毕竟只是烟雾而已,附着的并不多,过两天,那些元素会随着他的身体循环排泄出去。到时候就消肿了。”海瑟薇说着朝程智招了招手,兄实程智本不想靠近这个女人,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走到了海瑟薇的跟前。这种事情并不多见,但是却也并没有什么,只是程智这张黑色发面饼的大脸和圆鼓鼓的浮肿身体,过了两天的时间才逐渐消肿。

“来吧,师稳健我跟你讲一讲你父亲母亲,师稳健哦,还有亨特的故事。”海瑟薇伸出手来,抚摸着程智的小脑袋,目光中的绿色闪了闪:“那已经是二十年前了,有一天,我在日落森林之中修炼,结果遇到了一群受到魔兽攻击的车队,于是我就出手相助,救下了他们所有人。其中有个女孩,正是你母亲,当时她十六岁,就像是一朵被雨露刚刚滋润而盛开的花朵一般艳丽。青春真好啊。”海瑟薇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们很谈得来,所以很快就成为了朋友。我护送他们离开森林,但是却有一个傻头傻脑的小子,跑来说要英雄救美,那个人,你也知道,就是亨特。当时他还只是个八级的战士,虽然比一般的人类强大一些,但是跟圣域比起来,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蚂蚁。我当时想要干掉他,可是你母亲却是极力劝阻,所以我放了他一条生路,亨特也就因此对你母亲产生了好感。又是献花,又是表白的,一副一见钟情的模样。”当第三天的时候,程智终于能正常的开口说话了。这次事件让程智很是痛苦了一番。那脸上的疼痛简直就是痛入骨髓。若不是因为亡灵巫师的强大精神忍耐力,怕是早已经昏死过去不知道多少次了。

可是当他能够下床的时候,却是两眼放光的,一瘸一拐的,跌跌撞撞跑回到了宿舍。这时候艾迪正好在宿舍里。可能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兄实海瑟薇的脸上露出了很是恬淡的笑容:兄实“其实亨特那小子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的那种。什么一见钟情,不过就是见色起意。”

看到一副邋遢模样的程智,艾迪有些奇怪的问道:“程智,你可以出院了吗?”“你是说,师稳健亨特叔叔追求过我妈妈?”程智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程智的话把艾迪吓了一跳。看着因为刚刚消肿,皮肤还有些泛红的程智,屋里哇啦的说了半天,却一个词都没听懂。程智也是有些着急,他的舌头还是有点发木,试了半天才终于屡直了舌头说道:“我找到办法了!”“用这个试试。”艾迪说着,从床头的抽屉里找了一瓶药膏,递给了程智,让他涂抹在了脸上,可是一涂抹之后,感觉更难受了,急忙又用清水将药膏洗掉。

“哼,兄实当然,如果当年不是我加以劝阻,现在的你,亲生父亲,很可能就是亨特哦。”艾迪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办法?”程智也不管艾迪的惊讶目光,而是跑到写字台边上,拿出了一本笔记,接着又拿出了一张图纸。这图纸就是当初在干掉卡斯利莫夫之后得到的那种刻画了体外力量通道节点。接着,他又拿出了符文,最后则拿出了一瓶药膏。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看着这群损友笑的前仰后合,师稳健程智哆哆嗦嗦的指着这群家伙:“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看我被炸成这个样子,你们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程智回头看向了艾迪:“现在只是个构思。还要等进一步的研究结果。”“莫名其妙。”艾迪看着不知所谓的程智,嘀咕了一句。

强纳森用力的点着头:兄实“同情同情,一定同情。哎呀,这家伙现在比野猪还黑呢。”程智的确是悟到了一些东西。这东西非常的震撼,以至于他现在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在了脑后,而是拿起了一张空白的符文纸绘制了起来。

这一画便是一整天。当程智以为精神力消耗过大,引起了书桌上贴着的精神守护符文的自动保护,这才停下了笔,他抬眼看了看旁边放着的笔记,上面有两句话,其中一句是在给索亚进行元素亲和力测试的时候老魔法师说的:“对于斗气师来说,元素只是沟通体内外能量的媒介”。第二句则是在指导索亚修炼的时候自己无意中想到的:“沟通死亡之力,让体外的能量进入体内。”艾迪也是拿过来一面镜子,师稳健对着程智说道:“恩,对对对对,你看看,你跟野猪的区别,就是还差一对獠牙。”这两句话其实是一个意思,就是说体内外能量转换的过程。无论是斗气师还是元素魔法师,又或者亡灵魔法师,虽然力量属性不同,但是道理其实都是相通的,都是通过吸收外界力量来强大自身,在由自身释放所吸收的力量。只是一个过程而已。而斗气师,亡灵魔法师,元素魔法师等等,不同的职业区分,真正所不同的,就是力量在体内流经的通道。比如斗气师,他们体内的元素力量虽然很少,但是通过进行斗气释放,爆发力是极强的,这也就需要他们有极强的体质来承载这股爆发力,后者说有极为坚固的力量通道才能释放斗气,否则就会爆体而亡。他们体内的元素通道路径就很短,或者可以看做笔直,以方便释放。而元素魔法师所释放的魔法往往更加复杂,需要更多不同的通道进行魔法元素的叠加形成不同种类的魔法,因此魔法师体内的元素通道要远比斗气师更加细密复杂,就像是一个不断转换的迷宫,根据需要可以不断的切换元素流动的线路。亡灵魔法师虽然使用的不是元素,但是原理却和元素魔法师一样。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在体内完成的力量转换,但是实际上,元素的来源却是体外只有先吸收了元素,才能释放元素。而人体吸收元素的位置,这就是卡斯利莫夫所说的体外能量传输通道节点。

那么是否有一种可能,如果一个人因为体内没有元素传输的通道而无法使用斗气的话,是否可以通过体外链接这些节点,形成元素通道来释放斗气力量。这有几个难点,第一点就是斗气力量的转换和使用是通过精神力控制,丹田来吸收斗气,在转换成力量之后,通过通道释放出去那么至少要有丹田来吸收斗气才行。程智也有丹田,但是他的丹田却无法吸收元素力量形成斗气,创造出力量元。那么如果没有能够吸收力量的丹田的话,自己手否可以创造出一个丹田。程智没好气的看着他们,兄实但最后看着镜子之中满脸漆黑,头发炸立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程智突然脸色一变:“哎呦,好疼。”

第二点,即便是创造出了一个可以吸收转化释放力量的丹田,那丹田如何将力量释放出去。而这一切是可以解决的,只是之前程智没有想到而已。师稳健“怎么了?不是真的炸伤了吧?”

之前研究卡斯利莫夫的体外元素通道图解的时候,他通过符文将那通道延伸出来,代表了体内能量通道中元素流动过程,而这一切其实全都可以在体外进行,只要有一套完整的元素流动体系和相应的通道,既然体内无法流动,那么就把通道全都放在体外好了。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控制力量所需要的,精神力。无论是斗气师还是魔法师,都拥有精神力,只是强弱不同。而最方便的控制方法就是通过精神力来进行启动。这个也不是问题,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精神力操控符文来操作迷你魔法阵吸收转换能量,然后在释放能量这样一个过程。一切就全都可以完成了。

可以说真相就摆在眼前,可是程智之前一直看不到,一直到前两天被炸得满脸漆黑之后,在涂抹了药膏以后,药膏的渗透压力催发了元素的运动,他突然感觉自己双眼下方的一个能量节点又元素能量向额头汇聚。所以才一下子想通了所有的事情。“没有没有。”程智摇了摇头:“只是这药水有些刺激。”元素流动的过程并不痛苦,而且还很舒服。痛苦的是刚开始形成通道的时候,那种钻心的疼痛。过去了就好了。虽然道理已经想通了,但是其中还有许多的难点。首先就是如何在身体外布置节点线路,从哪个点到哪个点是需要一定顺序的,如果设计错误,就会出现明明想要腿上发力,却挥出了拳头。

“别的还需要吗?”第二是创作相应的控制系统。毕竟微缩魔法阵和符文如何融合,并且发挥最大作用,一直都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用这个试试。”艾迪说着,从床头的抽屉里找了一瓶药膏,递给了程智,让他涂抹在了脸上,可是一涂抹之后,感觉更难受了,急忙又用清水将药膏洗掉。

“我靠,不会毁容吧?”艾迪看着一脸漆黑的程智,刚刚涂抹药膏的地方明显已经有些浮肿了,担心的说道:“还是到杜隆迪大师那里去看一看吧。”但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难题,一切都好办了。程智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已经是深夜,三个兄弟都已经睡熟。程智自己也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伸了个懒腰,接着钻进了温暖的被窝睡了过去。终于,当八点钟的时候,那位库房主管才来到了实验大楼。

“哦,是程智啊。今天又需要什么材料?”浮肿的地方越来越疼,这让程智也很是郁闷,于是点了点头。艾迪等人护送着程智来到杜隆迪大师的医务室,仅仅这一路上,程智脸上浮肿的面积扩大了许多,连眼睛都肿的睁不开了。当杜隆迪大师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程智的时候不由得也吓了一跳:“这是谁啊?这脸肿的像个发面饼。还是烤糊的发面饼。”

“大师,这是程智啊。”“我需要魔兽血液。”

第二天一早,程智从床上爬起来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宿舍,来到了炼金实验大楼的库房。显然他的心情有些急切,这时候,人家库房主管还没有来,所以程智就像是个热锅上的蚂蚁,在库房门口不断地转着圈。左顾右盼东张西望的,让人看了还以为是个青春期躁动的小伙等着心仪的姑娘出现。“程智?!怎么搞成这样了?”杜隆迪大师急忙将手放在了程智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按在了程智的手腕上,感应了一会:“这是……”“魔兽血液?那个属性的?几阶?”那位库房主管一边在一个表格上填写了一些文字,一边问到。

“额……”程智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一阶的……每一种都拿一点吧。”“每一种?”虽然库房主管有些奇怪,不过却也没有为难程智,毕竟这位年轻的炼金师可是桑托斯大人的亲传弟子。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很快,那位主管就拿来了几个试管,里面全是各种一阶魔兽的血液,地火水风雷光暗七大元素的兽血都有。“是的,还需要一些其他用来给兽血提纯的材料。要,曼陀罗花100克,紫武130克,硫磺……”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