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o

类型:综艺剧地区:西班牙发布:2021-03-03

gogo 剧情介绍

gogo“你是亡灵魔法师啊,这样做不是在荒废时间吗?”艾迪有些愤怒的说道:“你看你,就连原本的亡灵魔法都不去修炼了,天天就是摆弄你的符文和魔法阵,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啊。”不一会的工夫,程智等人已经来到了康斯坦丁的身边。

好一会的工夫,程智才缓缓睁开眼睛,只是脸色古怪:“都死了。”同时一股让人难以言喻的精神威压,不由自主的弥散了开来。那是散去亡灵法术的时候自带的一种作用。看到艾迪的样子,程智心中有些感动,但急忙摇头说道:“不会不会。放心吧,亡灵魔法的修炼我从来没有落下过。只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一些。”程智之前经常给他们进行一些精神威压的训练,所以艾迪等人已经习惯,并不觉得什么,只是程智莫名其妙的话语却是让强纳森艾迪和卡普都是一阵诧异,而阿西特更是被这古怪的压迫感吓得一脸恐惧。

“程智怎么了?发生了什么?”艾迪蹲在程智身边,有些奇怪的问道。程智抿着嘴,看了看艾迪,又看了看其他人,想了想说道:“这里的人都死了。死的还挺惨。”说着,程智从书桌上抽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和连线。程智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越是疯狂地去研究这些魔法阵和符文,对于自己的精神力增长效果就越好。他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力增长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这是……魔法阵?”难怪这里有些安静。即便说对方人少吧,总也应该能看到个哨兵才对。可是刚才程智用松鼠做成了活尸,并且通过灵魂连接法术暂时控制这个尸体到石堡里面侦查了一下,却发现里面狼藉一片,只有十几个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尸体。

可是那松鼠的视角毕竟和人类并不太一样,加上距离比较远感应也有些模糊,程智也无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站起了身来:“走,我们去看看。”“恩,没错。”程智用力的点了点头:“快要有眉目了。”说着程智指了指在这个魔法阵最中心的符文:“你看,这是我制作的那个符文。就是一碰就燃烧的那个。这周围是我为我的符文专门研究的防护魔法阵,用来平衡其中的力量的,现在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完成了。”众人也都感觉诡异,不敢大意,纷纷拿起武器戒备着,小心的靠近到了那石堡跟前。只见那石堡的大门洞开,在门口倒着两个人,一个被一剑穿心,另一个人脑袋以一个极为夸张的角度扭着,显然是被人生生扭断的。

一看到这复杂的魔法阵和符文,艾迪就觉得脑袋疼,急忙扭过头闭上了眼睛:“哎呀,好啦好啦。你厉害行了吧。”再往里面走,却见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全都是尸体……准确的说是碎块。众人都是经过了数次战斗,看过了许多尸体,但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人觉得一阵反胃和毛骨悚然。程智简单清点了一下,总共十一具尸体,大多都是三四级战士实力的家伙,只有一个五级的战士,却并没有发现有六级的战士尸体。

而在附近,竟然还看到了好几堆呕吐物。地上除了这些人打斗时候留下的痕迹外,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水,还出现了几个尺寸比较小的赤足血脚印,看形状应该不是这些死人留下的。自从想到用魔发着呢来平衡符文上的力量,程智就开始了这种没日没夜的研究,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几乎学完了别人要两三年才能学完的魔法阵知识。并且结合了这魔法阵知识,将自己的符文页融汇了进去,这可就不是简单的学习了,而是真正的研究和创造。

他们在这石堡之中搜寻了好一会,没有发现活人,不过却发现了这些强盗们藏密的一些抢来的东西。众人搜索了一会,最后全都走出了这个石堡,不由得都觉得奇怪,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死亡的时间似乎并不长,大概只有几个小时左右的样子。但实在是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内讧?是有人寻仇?强纳森这时候却是拿过来一个密封好了的小铁罐,啪嗒一声,放在了程智的桌子上:“好了好了,我从食堂给你带了一碗热粥。你趁热快喝了吧。”众人都是有些不解。

正在这时,程智却是突然眼睛一瞪:“有人来了。”程智向来比较谨慎,所以他的神识一直都是向外侦查着的状态,发觉异动,立刻对兄弟们招了招手,众人立刻在程智的示警下,躲进了附近的树林,程智一挥手,召唤来了之前被他制造成亡灵生物的小松鼠,让他蹲在石堡附近的一个灌木丛中,监视着。“是啊,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强纳森也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是深冬季节了,赛特拉虽然地处大陆南部,但是这冬天也不太好过。程智用力的搓了搓有些冻僵的双手,回头看了一眼强纳森:“谢了兄弟。”这阵子他一直废寝忘食的研究魔法阵,的确是饮食没有规律,经常忘记吃饭。所以一闻到这肉粥的香味,肚子立刻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先开铁罐的盖子,程智直接将铁罐捧了起来,就这样喝了下去。顿时觉得肚子里面暖洋洋的,舒服多了。不一会的工夫,从山下走上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一脸银灰色胡须的光头壮汉,这壮汉光着膀子,身穿半身甲,背后面背着一把巨大的砍刀。在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多个身形矫健的男子,有人捧着一些不知道是从哪里抢来的东西,一群人正有说有笑的穿过树林,来到了石堡的外面,可是在看到门口倒下的两个人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惊,接着那些人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东西一扔,抽出了各自的武器,同时身上斗气护罩爆发而出。其中,那光头巨汗浑身青色斗气护罩,闪闪发亮,竟然是雷电系护罩,而且还是六级。这个人就是白头鹰强盗团的老大,鹰眼贝塔。“格莫尔!”贝塔朝里面大叫了一声,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但依旧迈步上前,一直走进了石堡,其他人也都跟着走了进去。

“格莫尔!”石堡里传来了一声大喝,接着贝塔大叫着冲屋子里面冲了出来,狂怒的吼叫着:“混蛋!谁干的?!他妈的谁干的?!有种给老子站出来!”鹰头山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这座山的顶部裸露这一个巨大的石头。至于怎么看出像只鹰的,就不知道了。阿西特却是说道,这里原本叫做猪头岭,后来被雷鹰贝塔占据后改的名字,说这样才配得上他的名号。程智等人躲在远处的树林之中,相互看了看,虽然距离较远,但是那声音还是清楚地传入到了众人的耳朵。程智闭着眼睛,那只小松鼠在灌木丛中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楚,正在贝塔大吼大叫的时候,一个手下从里面跑了出来:“老大,我们藏宝的库房还在,不过……地牢里面的女人也全都不见了。”

猪头?鹰头?这块石头其实什么也不像,就是一块石头而已。“恩……”贝塔闷哼着,一双鹰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手下,把他看得浑身发抖,那手下知道老大正在气头上,一个应对不好,怕是老大会第一个拿自己泄愤,急忙说道:“老大,你看,这些脚印,应该是那些女人留下的。”那个手下说着指了指地上的血脚印。

刚才程智他们进入里面的时候,都比较小心,没有踩到血迹,不过他们也看到了那些赤足的脚印,只是还没来得及调查,贝塔就回来了。这里的地势极为复杂险要。几乎到处都是悬崖峭壁和深深的峡谷。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就是死定了的。在来的路上,阿西特又讲述了一些关于白头鹰强盗团的往事,这伙强盗占据鹰头山是一年前的事情,他们各个实力强悍,至少是四级的战士,又会战术配合,所以寻常的数百上千人的强盗团都不敢招惹他们,至于那些更大的势力,也不会轻易的跟他们起冲突,毕竟这些人人数少,机动性强,山脉又这么大,他们躲起来不容易找,反过来他们要是三天两头给你找麻烦也受不了。鹰眼贝塔看着那些血脚印延伸的方向,顿时大喝了一声:“都跟我追!”呼喊之间,一群土匪全都从石堡之中跑了出来,跟着贝塔,朝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程智低声的将刚刚听到的对话告诉了众人。

“看来不是他们内讧啊。”强纳森疑惑的说道。白头鹰强盗团,在一年前,白头鹰强盗团击败了这座山上的土匪,且霸占了他们的营地,起名叫白头鹰强盗团,老大雷鹰贝塔不仅是六级战士,而且还是少有的雷系战士,他雷鹰的绰号也是因此得名。程智等人站在附近一座较高的山峰上,远远地看到在鹰头山下面有一片并不大的寨子,竟然是一座石堡。而在石堡的附近似乎还有一大片废墟。却听那阿西特说道:“这里原本是德尔尼斯王国的一个哨塔。五年前被一个由流民组成,叫马拉德纳的土匪团所占据,原本也有数百号人,一年前被这个贝塔他们打败了,原本的寨子也都被一把火烧掉了,只有原本的哨塔流了下来,所以,贝塔他们便在这里安营扎寨,立了旗号。”说着,阿西特指了指那石堡,上面还嚣张的插有一面蓝色的大旗,上面还画了一个闪电形状的符号。

艾迪也接话道:“或许是和我们一样,进行悬赏任务的雇佣兵也说不定。”程智点了点头:“我们也跟上去,看看到底是谁把那些土匪全杀了。要是土匪之间黑吃黑,我们就不管了,不过要是其他人的话,或许需要我们帮忙。”在这茫茫群山之间,胆敢立出旗帜的强盗团可并不多,除了那些中大型的强盗团伙之外,小的土匪团强盗团什么的,实力弱小,根本不敢随便立旗子。这也是江湖上的规矩,同样也是实力的象征。那个被他是六级战士,的确是有些本事的。那些大的强盗团也就默认了这一点。

众人都没有意见,立刻起身跟了上去。程智的神识强大,远远地感应着前面贝塔他们的踪迹,一路追了下去。

前面贝塔他们跑的很快,虽然夏季的气温很高,不过山林之中的温度还算适宜,经过了一路狂奔之后,程智等人也觉得有些疲劳。程智还好,一路上就骑在肥仔的身上,只要抓住肥仔的皮毛就行,但是艾迪等人却是累的气喘吁吁。特别是实力最弱的艾迪,必须不断的激发斗气才能跟得上众人。程智一把拉住艾迪:“上来。”说着,将艾迪拉上了肥仔的后背,这才让艾迪有了一丝喘息,不过前面贝塔他们是在跑的太快,这也多亏了是山路,即便是六级战士也无法如同在平地一样的奔跑。否则以六级战士的速度,早已经跑没影了。而贝塔身边的人之中大多都是五级或者四级顶峰的战士,速度也都不慢。艾迪等人手搭凉棚,朝对面的山峰张望着,卡普眯着眼睛口中嘀咕道:“这里距离有点远啊,看不清楚。”不过在翻过一道山脊之后,程智却做了个手势,让众人停了下来。只见前面的山坳之中,一片空地上,贝塔等人成扇形的围住了另一群人。

康斯坦丁皱着眉,盯着眼前的这群土匪强盗,一字一顿的说道:“是我。”程智仔细的朝下面看去,只见被围住的那群人之中,一个身穿锁甲,手持长剑的少年正跟贝塔等人对峙着,而在少年的身后,却是一群衣衫褴褛,有的只是裹着一张毯子或者兽皮的女人。只是这些女人现在一个个都吓得瑟瑟发抖,有的甚至直接瘫软的倒在了地上。“是啊,一个人影也没看见。”强纳森也点了点头。

程智同样也看不清,突然一挥手,向上一指,接着一只松鼠从树顶掉落了下来。程智伸手一抓,便将那小松鼠抓在了手里,同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刺剑,这把剑是当年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他一直带在身上的武器。“康斯坦丁?!”卡普和强纳森,甚至艾迪,这时候确实异口同声的说道。“康斯坦丁?你们认识这个人吗?”程智有些诧异的问道。程智被这三个家伙看得有些心虚,小心的问道:“怎么?难道我应该认识他?”

卡普的脸皮抽了抽:“这小子就是我说过的那个入学时候就是五级战士的那个学生,我们战士系一年生中的领队。”噗的一下,插在了松鼠的身体上。松鼠发出吱吱的一声痛苦的尖叫,身体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接着手指按在松鼠的脑袋上,口中吟唱起了咒语。不一会的工夫,那松鼠被一团灵魂之力包裹,光芒覆盖了它的全身,最后一翻身,竟然活了过来。程智一松手,那只松鼠便跑动了起来,只是动作明显有些迟钝和缓慢,但不一会的工夫便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看着程智的举动,其他人都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越是这样,他们越是好奇下面还会发生什么,只见程智盘膝坐在了地上,双眼紧闭。程智眼睛一亮:“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开学第一天把你跟强纳森都痛扁了一顿的那个小子?”

卡普等人确实一脸更加诧异的表情看向了程智:“怎么?你不认识他?”对面山峰上的石堡角落里,一只动作有些僵硬的松鼠从草丛之中探出了脑袋,接着左右看了看,便朝一颗距离石堡最近的大树爬了上去,这石堡很是宽大,比山脉外那个德尔尼斯王国哨塔高大的多,三层的建筑,里面还分成了数个隔间。小松鼠沿着枝干爬到了距离石堡最近的的一个窗子边上。一双略有些灰暗的眼睛朝里面张望着。见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它,那松鼠身体轻轻一跃,跳上了窗台,很快进入到了堡垒的内部。卡普挠了挠头:“哎,这么尴尬的事情,不要提好不好。再说,当时我们都只是四级战士而已。”说着还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我进入五级战士之后,本来想找他较量一下,可是这小子拜了一个很厉害的老师,一直在闭关修炼。”

学校对于优秀的学生往往都是很照顾的,特别是某些成绩优秀,潜力及高的学生。这个康斯坦丁在进入学院不久就拜在了一位九级战士系老师的门下,成为那位大师的关门弟子。所以除了一些必要的课程之外,大多时候都是跟那位老师一起修炼的。其实程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自从拜在了桑托斯大师的门下,连正常的课程都可以不用去参加。程智看着那些人马上就要打起来了,急忙对众人说道:“走,过去帮忙。”说着一拍肥仔的脑袋,肥仔立刻朝山下冲了过去。艾迪卡普强纳森等人也毫不迟疑,迈开双腿朝山下冲去。不一会的工夫就已经冲到了山下。

gogo这时候,在山下,贝塔正怒不可遏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大声吼道:“就是你小子袭击了我的营地?”“啊!小子,既然是你干的,那就把你的性命留下吧!”说着,贝塔抡起了手中巨大的砍刀,就准备要发动进攻。但就在这时,一股可怕的气息在周围弥散了开来,山坡之上还有一阵古怪的响动,他扭头一看,却见四个少年和一个身穿皮甲的成年人,呼啦啦的从山上冲了下来,先不说人多少,这气势倒是挺吓人的。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go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