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片无限看

类型:汽车剧地区:大洋洲发布:2021-01-19

a片无限看 剧情介绍

a片无限看无限安琪儿微微一笑:“好啊。那就麻烦你了。”程智一动不动,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侍者。就在那侍者马上要将茶壶放在茶几上的时候,突然侍者的手中黑光一闪,一把漆黑的匕首毫无征兆的朝程智刺了过来。

塔克拉迪如同面部神经紊乱一般的抽动了几下嘴角,接着摇了摇头:“感觉怎么样?”“哼。”索亚轻哼了一声,无限离开了座位。瑟琳娜的眼神有些恍惚,不过扭动了几下身体,双腿还用力的朝下蹬了几下,身体便左右摇摆了起来。瑟琳娜一边摇摆,一边笑着说道:“挺好玩的,像是荡秋千。”说着,瑟琳娜一手抓住颈后的绳子,接着一个卷身倒挂了起来,双脚缠在绳子上,用手轻易的解开了脖子上的绳套。最后一个空翻平稳落地。

“我的姑奶奶,你就别折腾了。”塔克拉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一阵子你试了多少种自杀的方法了?十几种总有了吧?就别白费力气了。”自从把瑟琳娜捡回来,瑟琳娜就开始了对自己现在这副身体的从新认知。比如跳到水池里看看自己会不会憋死,会不会呛水,还有割脉,服毒,甚至跳到火堆里,最多烧伤一些皮肤。而这些对自身的伤害行为,只要有死亡之力灌注,便可以自动复原。程智在制作亡灵战士的时候可是不惜血本的,将瑟琳娜的身体制作的强韧无比。普通的刀剑水火根本拿瑟琳娜没办法。而作为一个刺客,只有充分了解自身的能力和程度,才能更有效的发挥出实力,一击必杀。这时候,无限希尔也看到程智离开了,又见安琪儿跟那个身穿黑裙的小女孩要离开,顿时不满的站了起来:“安琪儿,你去哪儿?”

无限“我去亡灵魔法教室看看。”不过这一切,都需要塔克拉迪用亡灵之力来进行身体修复。

“喂,瑟琳娜,难道你一点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程智在你身上做了那么多改造和实验,你都不知道吗?现在你这身体已经够强悍了,你就别乱试了好不好?”无限“亡灵魔法?”希尔一愣:“咱们学院有亡灵魔法专业吗?”瑟琳娜瞟了一眼面色难看的塔克拉迪,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少管我。”说着,就好像没事人一样的斜靠在床上,伸手从床头柜上的盘子里拿起了一根黑巧克力棒,大口的啃了起来。

无限安琪儿点了点头:“是今天才开始的。”“噗”塔克拉迪将手中的钢针戳近了草人的脑袋,随手扔到了一旁,走到瑟琳娜跟前,看着因为吃黑巧克力吃的牙齿黑乎乎的瑟琳娜,塔克拉迪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将瑟琳娜手中的巧克力抢了过来,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之中:“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了你又消化不了。”

“喂。”瑟琳娜有些恼火的大叫道:“我又没得罪你,我现在就这么点乐趣了。”说着有些可惜的看着被扔进垃圾桶的黑巧克力棒。无限希尔皱了皱眉:“咱们学院也没有会亡灵魔法的老师啊?”

塔克拉迪拍了拍额头:“没错,得罪我的是程智,不过程智那臭小子天天躲在学院里面,根本就不出来。我倒是想去找麻烦,可也总不能冲进学院里面去吧?”“怎么没有?”听到希尔的话,无限索亚立刻争辩道:“我哥哥就是亡灵魔法的助教老师。”自从捡到瑟琳娜之后,塔克拉迪便对于瑟琳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过在仔细的观察之后,她发现,瑟琳娜的昏迷不仅仅是体力上的,瑟琳娜的身体内所需要的驱动力量竟然是亡灵之力。为了唤醒瑟琳娜,塔克拉迪不得不将自己的魔法力传输给瑟琳娜。

魔法师身体里存储的魔法力本来修炼吸收就极为困难,平白无故的每天消耗大量魔力,对自己的修为可以说是有害无益。但是不得不说,塔克拉迪的说服术水平远比程智强得多,在塔克拉迪的蛊惑下,瑟琳娜暂时许诺给塔克拉迪当一段时间的保镖,兼研究课题。代价就是塔克拉迪帮助瑟琳娜恢复知觉和身体修复。不过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面,进展并不大,瑟琳娜的身体依旧是没有知觉,虽然控制自如,但是没有知觉却非常的别扭。唯一的一点成果就是她发现自己的嘴里能够品尝出一丝丝味道,而且只有一种,那就是苦味。这也是为什么瑟琳娜吃巧克力的时候显得那么专注。但最后却是叹了一口气:“一切为了魔法研究。”

听到索亚的话,无限希尔一惊:“你哥哥?程智?他是亡灵魔法师。”其实想要解决瑟琳娜的感知问题也并不困难,瑟琳娜的脊椎神经上被程智印刻了一个用来降低感觉反馈的魔法阵。这魔法阵本就是为了防止在复活过程之中瑟琳娜的身体承受不住痛苦而崩溃才刻印上去的。只要将魔法阵解除掉就可以了。但是每个魔法师对魔法阵都有不同的催发运作原理,同时还有属于个人的防范破解的保护符文作为密码。塔克拉迪对那魔法阵毫无头绪,却不肯求教于程智。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因为丧尸化的原因,瑟琳娜的身体内虽然可以消化一些食物,但是因为身体温度很低,巧克力在她的身体里根本无法溶解。所以塔克拉迪还要弄出溶解剂来帮助瑟琳娜进行消化。而溶解剂又会对瑟琳娜的内脏造成一定的损伤。想要修补内脏就需要塔克拉迪灌输更多的魔法力进去,用死亡之力来滋养瑟琳娜的身体。这也是为什么塔克拉迪看到瑟琳娜吃黑巧克力的时候那么恼火。

“咚咚咚”程智的话没头没尾,无限弄得其他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看着程智一脸为难的样子,估计这事情并不好办。就在这时候,大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塔克拉迪一愣,接着扭头轻声问道:“谁?”

安琪儿拉了拉程智的胳膊:无限“程智,不会太为难你吧?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跟我们说说,兴许我们有办法帮你解决呢。”“塔克拉迪小姐,有您的信。”门外传来了酒店侍者的声音。塔克拉迪轻轻撩了一下长发,这才走到门口打开门,只见一名酒店侍者正拿着一封信等在那里。塔克拉迪接过信,看了看信封,这才回到屋子里,抽出信件看了起来。

不一会,却是有些诧异的说道:“程智?想要约我聊聊?”无限“为难算不上。只是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罢了。”程智语气尽量轻松的说道。“程智?”瑟琳娜瞳孔猛地一缩,嗖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好机会,这家伙终于从学院里出来了。”塔克拉迪眼睛微眯的看了一眼瑟琳娜,接着淡淡的问道:“怎么?你还想刺杀程智?好歹他也是给你复活过来的人。计算你不感念重生之恩,可以不用这么极端的想要杀他吧。”“重生再造?哼,那又怎么样?我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都是拜他所赐。你知道吗,自从我被复活过来之后,每天都承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

“什么痛苦?”塔科拉迪脸色阴沉的说道:“你连痛感神经都被封印了,哪儿来的痛苦。”见程智不愿意多说,无限其他人也就没有在多问。

瑟琳娜冷哼了一声:“哼,这痛苦是他对我心灵造成的创伤。我现在上厕所都不知道应该是蹲着还是站着。”塔克拉迪看着一脸郑重的瑟琳娜,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半天,她又拍了拍自己光洁的额头:“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虽然程智的做法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好歹也算你半个救命恩人啊。兴许以后有机会还能把你从新变回活人呢。”程智回到教室略微收拾了一下,无限先是去了一趟魔法学院主任办公室,与魔法学院的卡尔玛林大师谈了一会,这才又离开了学院,朝山下走去。

不过看到瑟琳娜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塔科拉迪最终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吧,懒得管你。”

塔克拉迪转身继续看着手中的信件,口中却是说道:“恐怕你就算是想要干掉那小子也不容易。”黄琥珀大酒店的一间宽敞的高级套间之中,一个一身灰色长袍的银发女子正在拿着一把钢针,对着一个小草人猛戳,一边戳,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混蛋,故意的,你小子肯定是故意的。真该死,当初我就应该把她直接还给你。现在倒好,我得每天像个奶妈一样给她灌注死亡之力。”“那就要试试喽。”瑟琳娜对于塔克拉迪的讥讽毫不在意。只是轻轻的撩了一下背对着自己的塔克拉迪的银色长发。曾经,自己的好朋友,好姐妹艾娃也有这样的一头银色长发。虽然塔克拉迪的相貌和艾娃完全不同,但是这一头柔顺的头发和纤细的背影却是跟艾娃十分相似,这也是为什么瑟琳娜会跟着塔克拉迪在一起这么久的最大原因。被瑟琳娜撩了一下头发,塔科拉迪立刻有些不自在的躲闪了一下,扭头不满的说道:“喂喂喂,现在是男人在摸我还是女人在摸我?”

程智勉强笑了一下点了点头,接着继续沉思了起来:“估计这一次怕是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行,或许可以用几个自己研究的辅助类亡灵魔法跟他交换。”“嘿嘿,没忍住。”瑟琳娜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转移话题的问道:“对了,你们在哪儿见面?”但最后却是叹了一口气:“一切为了魔法研究。”

作为一个魔法师,好奇心就像是本能一般,自从得到了瑟琳娜之后,塔克拉迪就陷入到了完全无法自治的研究之中。瑟琳娜到底是怎样制造出来的,她为什么有自我意识,为什么能够像是正常的活人一样。为什么她不需要也无法接受其他亡灵魔法师的灵魂碎片。她怎么也弄不明白,想要去找程智问问,但想到程智那足以能气死自己的态度,却又不愿意去找程智去询问,。“程智约我在德尔玛大酒店见面。”塔克拉迪转过身,同时甩了甩头发,手指尖轻轻挥了挥手中的信。脸上却是带着一丝微笑。程智少有的穿着一身十分正式的法师袍,胸前别着炼金术学院和魔法师学院的徽章以及助教老师身份的徽章。不过看起来他已经坐了很久,程智的脸上虽然看不出喜怒,但是左右手交叉在一起,两根拇指不停的搅动着。

“塔克拉迪……”程智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一个六级亡灵魔法师,如果是做为助教老师的话,应该足够了。虽然只跟塔克拉迪接触过几次,但是每一次的交流似乎都并不怎么友好。如果不是为了兄弟的话,他绝对不会愿意找塔克拉迪来帮忙。就在这时候,卧室里传来了咣当一声响。塔克拉迪急忙站起身,快步来到卧室门口一把推开了房门,只见屋子里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正吊在天花板上,绳索缠绕着她的脖子,而她的脚下,一把椅子歪倒在了一旁。

眼前的一幕分明就是有人上吊自杀,看到这一幕,塔克拉迪却是用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死亡主宰保佑。我说瑟琳娜,你在干什么?”几年前赛特拉王国的那场荒唐的政变,时至今日早已经被大部分人淡忘,但是程智却是通过德尔玛商会得到了一些信息,那一场政变实际上是由赛特拉国王密谋主导的一场政治阴谋而已,赛特拉国王通过这次事件清除了大部分宫廷内的异己分子,甚至还找理由收回了北方边境几个不受控制的军团长的职务。对于这些政治阴谋,程智并不感兴趣,不过他也清楚了塔克拉迪和他的爷爷恩斯特,不过都是受到赛特拉国王的邀请来的助力。

他坐在一个靠近窗子的宽大沙发上,茶几上放着刚刚泡好的红茶和几样小点心。直挺挺的吊在天花板上的女子,正是被塔克拉迪捡尸的瑟琳娜。只见瑟琳娜表情木然而平静的说道:“上吊。”那语气似乎像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上次遇到塔克拉迪的时候,程智能够清晰的感应到塔克拉迪已经达到了六级亡灵魔法师的巅峰。以这样的实力和能力,让她来萨宁学院成为客座讲师应该不成问题。当然这些东西不是他能说的算的,所以他先去找了卡尔玛林大师,跟他商量了一下,没想到的是,卡尔玛林大师非常同意程智的建议,实际上卡尔玛林大师对于塔克拉迪并不感兴趣,他所感兴趣的是天风大陆数得上号的九级亡灵魔法师恩斯特。想当年,学院也曾经邀请过恩斯特来雷洛学院当亡灵魔法客座教授,可惜恩斯特是黑暗议会的重要成员之一,而且本身和大部分亡灵魔法师一样,他们喜欢一对一的魔法教学,而非学院形式的大规模教学。毕竟,亡灵魔法师实在太过于稀有,与其将经历浪费在那些没有亡灵魔法天赋的人身上还不如找个徒弟将自己的本事传递下去。

程智现在最为担心的也是,自己是否能够说服塔克拉迪来学院担任亡灵魔法师学系的讲师。正在程智有些失神的想着问题,一个身穿白色衬衫,腰间扎着围裙的侍者走了过来,十分礼貌而轻声细语的说道:“程智大师,您的茶凉了,请允许我去给您换一壶吧?”

a片无限看程智虽然斌不是这里的常客,但作为德尔玛商会少东家的好基友,这些侍从自然是不敢怠慢。过了两分钟,另一个侍者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上面一壶热茶,顺着壶口散发着淡淡的热气。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a片无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