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罗丽第八季

类型:艺术剧地区:南非发布:2021-01-16

叶罗丽第八季 剧情介绍

叶罗丽第八季那个老师确是梗着脖子,丽第大声说道:丽第“你当然可以使用身体力量,但是,一个亡灵魔法师,可能拥有那么强大的肉体力量吗?哼,魔法师什么时候能拎着一个穿着厚重铠甲,整体重量足有四百斤的战士当锤子用?”“哼…………”亨特侧了侧身子,闭着眼睛,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好一会才哼唧着说道:“现在就开始训练,在我起床之前,你绕着牛栏山跑一圈。”

“呃,条件有限,你自己收拾一下吧。一会儿我去给你弄张床。不过我得先去喝一口,这几天可是滴酒未沾,我的胃口早已饥饿难耐了。哈哈哈。”说着,亨特转身下了楼。程智看着那一大堆乱七八糟,占据着房间多半的杂物,脸皮抽动了一下。从小锦衣玉食的他,又哪里会收拾杂物,不过看了半天,最终还是凑了过去,小心的拎起了一个包袱,结果刚刚一动,哗啦一声,一大堆的东西因为那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全都散落在了地上。程智点了点头,叶罗看来这个老师的确是不服气啊。接着对那老师说道:叶罗“既然这位老师如此想的话,我无话可说。”说着从擂台上跳了下来,朝场外走去。甚至还从里面窜出了两只老鼠,慌慌张张的在地上转了一圈,然后看了一眼程智,接着飞也似的钻进了角落之中的老鼠洞。

也许是在逃亡的路上受到了太多的惊吓,程智现在反而并没有觉得怎么害怕,他看了看那些东西,还有扬起的灰尘,挥了挥手,将呛人的灰尘散了散。接着看着变得更大的一堆杂物,却发现在那些杂物之中还有不少的刀剑武器,只是这武器看起来都有破损。程智伸手拿起了一个带着巨大豁口的长剑,却发现这武器极为的沉重,虽然他也只是个小孩子,但是那把剑就戳在那一大堆东西里面,他却怎么也拿不起来。不仅是这把剑,其他的武器,大多也都是极为沉重的武器。他又试着拿起一块盾牌,但是同样是沉重无比,那圆形的盾牌上,一个巨大的切口边缘,金属似乎是被融化了一样翻卷着。丽第程智竟然再未争辩一句。

那纽曼老师刚开始还有些期待,叶罗认为这程智没准会因为自己的话,放出点什么狠话,再赛一场之类的,可是这小子还真沉得住气。丝毫不与其争辩。最后,他从那一堆武器里面终于拿起了一根他能够拿得动的东西,那是一根如同枯藤的木棍,如果不是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一根黑乎乎的,被烧过的柴禾。木棍很轻,如果按照普通的木材来看,这木头简直轻得要命,足有一米半长的木棍,表面漆黑斑驳,很多地方明显有被烧灼的痕迹。顶端是一个不知道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为雕琢的,如同在半空抓挠的人手一样,在手心之中,镶嵌这一个蒙尘的宝石。程智伸手擦了擦那颗宝石,顿时一股幽暗清冷的光芒慢慢弥散了开来,那寒意让程智吓了一跳,急忙将木棍扔了回去。他这才意识到,这应该是一根魔法师的法杖。

亨特叔叔那么厉害,难道,这些都是他的战利品?想到这里,程智不由得一阵羡慕。亨特表现出来的强大让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他跑下了楼,有些好奇的对正在喝酒的亨特问道:“叔叔,那楼上的那些武器,都是你击败对手留下的吗?”一旁的德里更是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丽第看了一眼那个纽曼,丽第暗骂蠢货,你那样说的话,只会拉低整个斗气分院的形象。如果说是被亡灵魔法击败的,反正大家都对亡灵魔法不熟悉,打了一场没有把握的仗,输了也就输了,丢人丢的也不大,毕竟亡灵魔法在大路上凶名赫赫。可是五个斗气战士竟然被一个魔法师用身体力量给揍趴下了,岂不是丢人丢到家了。“什么武器?”亨特想了想,接着哦了一声:“哦,你说那些啊。嘿嘿,没错,都是跟我找麻烦,被我击败的对手的东西,结果发现卖不了什么好价钱,扔了又可惜,就堆在那儿了。哦,对了,小子,小心别被那些刀剑弄伤了。”

程智却不管那么多,叶罗笑着走到安琪儿面前,一把拉住安琪儿的手:“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亨特无所谓的说道:“那些破烂,虽然都是被击碎了的,但是本身的材料却都不错,可惜,识货的人不多。”

亨特灌了一口酒,美滋滋的哼起了小曲。“好。”安琪儿说着依偎在程智的胳膊上,丽第满眼全是小星星的看着程智。她知道,程智恐怕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没用出来。

程智见亨特一副陶醉在美酒之中的样子,似乎心情还不错,于是开口说道:“那些武器都太重了,我都拿不动。叔叔,妈妈说我没有修炼斗气和魔法的天赋,你是圣域强者,一定很厉害,你有没有办法让我修炼斗气或者魔法?”这时候,叶罗全场围观的学生这才反应过来,叶罗程智竟然赢了,而且赢得这么快速,这么彻底。终于,在程智的身后传来了隆隆的欢呼声。程智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了不断鼓掌欢呼的人群,笑了笑,大声说道:“如果对亡灵魔法有兴趣,可以到亡灵魔法教室参加选修课程。”亨特的小曲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程智:“学习那些东西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而且你应该属于元素绝缘体质,这样的人并不常见,比如……比如你父亲。”提到程智的父亲,奈特原本还很惬意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了起来,顿了顿才说到:“你父亲就是天生的元素绝缘的身体。所以他无法修炼斗气和魔法,这种体质很少见。不过,无法修炼就无法修炼好了,日子还是一样过。你母亲说你也是一样的体质,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也许是因为遗传的原因吧。没有那些天赋更好,还省心了呢,好好过日子吧。”

“可是……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是吗?呵呵,我只是说你没有修炼斗气和魔法的天赋,但是这个世界又不是没有了斗气和魔法就不能运转。更何况每个人的天赋也都有不同,就比如你爸爸,虽然不能修炼斗气或者魔法,但是他在绘画和音乐上的天赋却无人能及,可惜啊,生错了家庭,他若是个普通小贵族家的子弟,或者,哪怕只是一个普通平民家的孩子,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也不错。可惜,他却是戈尔斯王族的唯一直系子嗣,生下来就被赋予了成为国王的命运。或许,这才是悲哀。你的母亲不想让你回去报仇,正是不想毁了你,离开了那个政治漩涡,离开那个充满了阴谋算计的圈子,你自由了,好好的去享受你的人生就好。”说道这里,亨特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双手按住程智小小的肩膀:“孩子,不要辜负了你母亲的一片心。”“啊?”程智虽然年幼,但是却很是聪明,听了亨特的话,略一琢磨,突然开口问道:“那,你算是个流氓?”

巴普等人这时候却是极为郁闷的蹲在擂台边上,丽第一脸郁闷。他们竟然输的如此彻底,竟然都没能给程智造成哪怕一点点的伤害,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让程智心中一阵酸楚,他突然大声地哭喊叫了起来:“可是我想要强大起来,我可以不去想复仇的事情,我可以不再去想找那些害死我父母的人报仇,可是我想要强大起来,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母亲就不会死在我面前!父王也就不会被杀!什么狗屁国王的位子,父王根本就不喜欢,他只想跟妈妈和我快乐的生活!可是他们……他们全都死了!如果我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就可以保护他们,可是我没有,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看到程智的样子,亨特眉头皱了皱,好一会才抚摸着程智的脑袋说到:“这些不是你的过错。孩子。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强求。

看到程智依旧一脸不死心的样子,亨特一口将手中的红酒喝光,将酒瓶朝院子角落里一抛,想了想,这才对程智说道:“来,先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没有学习元素斗气或者魔法的能力。”老杰森无力的摇了摇头,叶罗甚至连客套话都懒着说了。亨特将那一包吃的塞进了程智的怀里:“小子,这是人家送你的。”说着,他抓住程智的一条手腕。顿时,程智就觉得一股奇怪的力量渗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程智顿时惨叫了一声,那感觉就像是从手腕之中刺入了钢针一般的疼痛。

程智抱着那一包食物,丽第看了看亨特,接着又看向了老杰森,很是礼貌的点头致谢道:“谢谢杰森大叔。”亨特急忙停下了动作,眉头紧锁:“竟然一点元素之力都无法承受?难怪无法修炼斗气或者魔法。”

程智身体中的剧痛虽然消失了,但是依旧心有余悸的朝后退了一步,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亨特。之前也有人给他测试过,虽然有些难受,可是却没有这么疼。“嗯,叶罗好的,叶罗好的。”也许是因为程智的礼帽和标准的贵族动作,让经的多见的广的老杰森眼睛一亮,但是看到程智紧紧地跟在亨特的身后不由得又有些担忧了起来。难道是这家伙绑架了某个贵族家的孩子,勒索赎金什么的?嗯,以亨特的斑斑劣迹,很有这个可能啊。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倒霉。但是,让他去报官?哈,开玩笑,自己还想多活几年呢。“我刚才输入的斗气有点强烈。毕竟我是圣域,所拥有的元素斗气力量非常的大。不过这都不是重点。你的身体里所有的经脉都是封死的。根本无法让斗气进行运转。看来是真的不能修炼斗气。”说着,他站起身来,纵身一跃便跳到了二楼,接着就听到稀里哗啦的一阵响动,不一会,亨特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水晶球走了下来:“这是我以前干掉了……咳咳,总之,这个水晶球比元素神殿那群老家伙用来测试小孩子元素感应力的水晶球厉害得多。你用这个试一试。”“亨特叔叔,我……”程智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在元素神殿测试了好多次,都没有任何反映。不过像亨特叔叔所说的那样,这个水晶球更厉害也说不定。于是他将双手放在了水晶球上,这种元素水晶只要感应到触碰它的人身体里拥有元素之力就会改变颜色。但是当程智的双手接触到水晶球上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发生。水晶依旧是透明的颜色。看到这里,亨特拧着眉摇了摇头。

“看来你母亲说的没错,你对于斗气和魔法都没有任何的天赋。”离开了酒馆,丽第亨特便从那一捆红酒之中抽出了一瓶,丽第咬开了瓶塞,咕嘟嘟的喝了一口,接着啊~的哼唧了一下:“好,好酒。嘿嘿,老杰森这家伙,还藏着这好货。”

“亨特叔叔,我……我真的是个废物吗?”程智的脸满是委屈和不敢,泪水不断的从眼眶之中滴落了下来。“废物?”亨特摇了摇头:“还有一种可能……”“亨特叔叔,叶罗他为什么看到你好像很害怕的样子?”程智看着美滋滋的亨特,有些奇怪的问道。

“什么?”听到亨特的话,程智的眼中终于又泛起了一丝希望的光芒。“算了算了,那种事情,不太可能,不太可能。”亨特自言自语的摇了摇头,但是看到孩子希翼的眼神还是说道:“当我之前的话,没说过吧。其实即便是你不能修炼斗气或者魔法,但是学习一些搏击技巧和剑技还是可以的。”

“搏击和剑技?”“揍他三回五回的,当然就客气喽。”说着,亨特又喝了一大口酒。“当然。不过,这个提高的实力层次有限,只能说是比一般人要强一些而已。那就是力量不足,技术弥补。”“技术?”

“难怪太阳都升起来老高,却一直没有听到有鸡鸣,原来牛栏山的鸡,都被这个臭流氓给弄死了。”程智心里一脸鄙视的嘀咕着。一个大人竟然还没有自己这个小孩子起得早。“嗯。人类生来弱小,而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为了生存,人类从远古时期便开始不断的为自身寻找变得强大的方式,最终形成了武技一学,斗气和魔法虽然强大,但是在同等级的战斗之下,斗气和魔法的优势被抵消,那么谁的技术更好,谁的技能更强大就是胜负的关键,而如果一个人拥有足够强大的战斗技巧,即便是挑战比自己等级更高,比自己更有力量,更快的敌人也可以获胜。这样的战例比比皆是。”“啊?”程智虽然年幼,但是却很是聪明,听了亨特的话,略一琢磨,突然开口问道:“那,你算是个流氓?”

“胡说,什么流氓?”亨特很是不高兴的扭头看向了程智:“我不是让他记账了吗?”说着,亨特又喝了一口:“虽然技术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微不足道。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武技是弥补弱者与强者差距的关键。”“武技吗?”程智在接连几次打击之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好啊好啊,我一定会努力的,我一定会修炼到和叔叔一样厉害的。”

“傻小子,普通人在没有元素帮主逇情况下,身体最高极限,也仅仅只有三级而已。而超过三级之后,达到四级,就可以真正地借用元素之力来增加自己的战斗力了,那就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大山。算了,总之,你以后会明白的。”程智一脸不信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从来没有付过账的样子?”

“嘿嘿,有钱的话,自然会付给他。哦,我们到家了。”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道路尽头的一座石屋。前面还有一个院子,院子里搭着一个葡萄架,下面摆着一张躺椅和一个石桌。虽然简朴却还算别致。只是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堆着不计其数的空酒瓶。亨特将红酒放在了桌子上,接着带着程智走进了里面的石屋。石屋上下两层,全是一团乱,随意摆放的家具,满地的衣服和杂物,很多地方都落满了灰尘。屋子的角落里有一张床,一团被子堆在那儿,看起来好像也很久没洗了。第二天一早,灵凡便早早的起床洗漱,接着便跑下了二楼,来到亨特的房间,却见床铺上空空如也,程智扭头朝门外看去,只见院子里的葡萄架下面,亨特正躺在摇椅上呼呼大睡,地上到处都是空酒瓶,显然昨天亨特将所有的酒都喝光了。

“嗯,这样吧,今天你好好休息一下,整理一下你的卧室,明天开始,我教你一套剑术。只要练好了,虽然你没有修炼斗气,三级以下的斗气师,应该不是你的对手。”“这是我睡觉的地方。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说着,亨特拉着程智上了二楼,只见二楼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角落里堆着一大堆用不到的杂物,什么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都堆在那儿,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显然不知道多久没有用过了的样子。程智凑到亨特跟前,看着这个胡子拉碴一付邋遢模样的怪叔叔,终于鼓起勇气,用手指戳了戳亨特的脸:“叔叔,叔叔,该起床了。”

“呃……鸡还没叫,吵什么吵,继续睡。”程智眨了眨眼睛:“叫了,叫了,叫了好一会了。”

叶罗丽第八季“那就把那只鸡弄死。妈的,我记得我已经把所有的鸡都给弄死了,难道又有人偷着养?”亨特迷迷糊糊的说道。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亨特叔叔,你不是说要教我剑术吗?快起床吧。”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叶罗丽第八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