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长为夫

类型:艺术剧地区:斯洛伐克发布:2021-01-16

兄长为夫 剧情介绍

兄长为夫玛雅则使用弓箭在外围进行掩护,兄长钻地龙皮肤虽然坚硬厚实,兄长但是嘴巴里面和鼻孔之中依旧是柔软的,若是被玛雅的箭射中的话,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只是这钻地龙虽然看不见,但是听声辩位的能力比眼睛还要厉害。玛雅射向它嘴巴的羽箭基本上全都射空了,如果实在躲避不开,他就会闭上嘴,那厚厚的嘴唇极为坚韧,六级战士的弓箭竟然都射不穿。这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地道里走了出来,正是拉布拉多,可是当拉布拉多看清楚了眼前的人,不由得愣住了,特别是对面那一身赛特拉王国主力军团制式链甲的,一把剑已经劈头盖脸的劈砍了下来,不由得吓得魂飞天外。但这家伙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条了,毫不犹豫的一个翻滚,躲开了劈来的一剑,同时双手朝腰间一摸,两把玩到出现在了手中。同时大喊道:“有……”

约翰一脸诧异的看着程智,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朝地上的几个人看了过去。不过大家也不着急,兄长趁着钻地龙躲闪羽箭的空隙,兄长纷纷发动攻击,只是大家都尽量使用速度快,一击既逃的斗气技能,虽然无法对这钻地龙造成伤害,但是那地行龙拿这群家伙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不由得恼怒的嗷嗷大叫了起来。程智没做声,只是扬了扬下吧,示意约翰去审问那个人。

约翰又深深的看了程智一眼,接着扭回头来,轻咳了一下,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费得勒。”那个人声音颤抖的说道,似乎他并不想说可是却又不能不说的样子。“好机会!兄长”玛雅看到张开大嘴大叫的钻地龙,兄长眼神中一喜,一根羽箭已经在弓弦上蓄势待发,随着嘭的一声,羽箭包裹着绿色的流光朝那怪物的嘴射了过去,那怪物来不及闭嘴,被羽箭一下子射入了口中。

那钻地龙疼得大叫了一声,兄长想要闭嘴,兄长遇见却如同一根刺一样的插在牙齿中间的血肉之中,让他十分的难受。钻地龙猛地甩了甩头,接着口中一条螺旋形的系长舌头伸出缠在了羽箭上,用力一拔,将那羽箭拔了出来,呸的吐在了地上,同时还带出了一股粘稠的血液。“你是不是盗匪团的人?”

“不是。”费德勒嘴唇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队伍中叫做迪力的魔法师这时候正盯着那钻地龙,兄长口中念念有词,兄长只要给魔法师足够的时间,他便可以制造出一个足够杀伤力的复合魔法,虽然因为等级上的差距,他未必能够让这六阶魔兽一击毙命,但也能够起到极大的攻击效果。随着他的吟唱,火元素在他周围聚集了起来。并且随着咒语的越来越完整,火焰元素开始凝聚成了他索要形成的形状。程智这时候却是在一旁问道:“问重点,这里又不是官署的审讯室。别兜圈子。”

“吼!兄长”钻地龙突然大吼了一声,兄长露出在地面上的身体猛地弯了下去,巨口对准了地面,牙齿和牙床全都伸出了口外,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如同螺旋钻头一样的形状,不仅如此,所有的牙齿也都倒了下来,紧贴着形成了螺旋状的牙床之上,将整个牙床全都包裹了起来,变成了一个白森森的钻头,接着便是一头朝地面之下扎了下去。约翰被程智说的有些尴尬,回头等了程智一眼,这才继续说道:“拉布拉多他们藏在哪儿?”

费德勒的身体都跟着一起颤抖了起来,似乎正在拼命挣扎,不让自己说出来,可是身体却依旧不听使唤,他的脸朝其中一间屋子看了过去。“别让它进入地下!兄长攻击!兄长”玛雅见状立刻喊道。如果钻地龙进入了地下,他们机会变得极为被动。钻地龙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特别擅长在地下活动,他钻土的速度极快。甚至据说比地面上行走还要快。

可是那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约翰有些恼怒的对程智说道:“喂,小鬼,他说的是真的吗?”六名战士顿时齐齐的爆呵一声,兄长全都发动了自己最强的斗气技能,兄长猛地朝钻地龙攻击了过去,而玛雅这时候却是抽出了一根羽箭,同时原本的绿色斗气也开始转变成了血红的颜色,显然是发动了什么强大的斗气技能,嘭一声闷响,羽箭带着暗红色的流光飞向了钻地龙突出在外的牙床,后发先至,比那些战士们的攻击更快一步的攻击在了钻地龙的嘴之上,只听呛的一声响,那只羽箭直接击碎了一颗牙齿,射在了牙床之上,并且那巨大的势能扩散开来,将周围的即可牙齿崩飞。“从灵魂波动上来看,是真的。”程智皱着眉,他的精神力可是一直在强行的影响对方,一旦送些下来,这种控制就会消失。

见程智的表情越来越凝重,额头不断的渗出汗珠,知道程智现在也是在进行着法术释放,不敢怠慢,急忙扭头问道:“你是卡斯利莫夫的手下吗?他在不在这里?”“是的,他在这里。”黑衣战士瞪着双眼,护身都在剧烈的抖动,就像是在突破某种束缚。程智的眼睛盯着那白色的药片却发现在药片之上,竟然篆刻着魔法阵。魔法阵不大,但是篆刻的十分精细。接着,程智点了点头,将药片揣进了自己的小皮包,接着看向了被逼入角落中的那个黑衣战士,一个精神力冲击就攻击了过去,只是这个攻击的程度很低,只是让那个黑衣战士觉得一阵眩晕和头疼,捂着脑袋,差点摔倒,接着程智口中开始低低的吟诵起了咒语。

可是对于巨大的钻地龙来说,兄长被击碎了几颗牙齿并不是什么太大的伤害,兄长虽然疼痛。但是钻地龙的脑袋依旧扎在了地面上,顿时锥形的钻头在地面上戳出了一个坑。同时钻地龙的身体也整个卷动了起来,依靠着卷动的力量,地面被快速的硬生生钻出来了一个洞,而钻地龙的身体也跟着一起沉了下去。程智这才看明白,他的身体刚刚只有一半露在地表之上,整个身体却是有三十多米长。这钻地龙的身体,其实有些像是蚯蚓。可是按照比例来说又有些短,所以说是像蚯蚓,不如说更像个巨大的蛆。只有那张嘴的位置能够证明那是他的头部,其他的什么突出的东西都没有,没有毛发,没有四肢,也没有触手。只是他钻洞的方式是通过扭动身体带动头部牙齿形成的钻头钻探地面。顿时地面上一阵随时乱飞,钻地龙告诉的转动之中,整个身体也快速的莫入了地下。约翰也有些着急了,大声的问道:“你们有多少人?!”“三十个人。”

“什么等级?”战场形势变得太快,兄长以至于约翰等人一下子都有些莫名其妙,兄长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发什么疯,急忙向后退了退,而剩下的两个黑衣战士见到同伴突然栽倒,也是感觉莫名其妙和惊恐。“四级到六级。”“六级有几个?”

程智毫不迟疑,兄长已经将精神力集中在了第三个人的身上。“给我躺下吧。”一个精神力冲击过去,兄长又有一名黑衣战士头痛欲裂,捂着脑袋栽倒在了地上。“三个……啊!”黑衣战士猛地大吼了一声,不远处的程智这时候却是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这种纯粹的控制灵魂可不仅仅是法术那么简单,他比精神力冲击可要难多了。精神力冲击就好比拳击,一拳打出去,你扛不住就会被打倒。而灵魂控制则是像推车上山,持续的发力才可以。一旦力量耗尽,控制效果则会立刻消失。

不过重要的问题都已经问出来了,约翰等人见状也不在留情,全都朝那个黑衣战士攻击了过去,只听咔噗噗噗的几声,那个黑衣战士已经被约翰等人刺成了筛子。等级越好,兄长灵魂波动就越是凝厚,兄长想要一击击倒的难度也就越大,连续攻击了三个五级的战士,程智也要缓一口气。他的精神力,之前只能算是恢复了大半而已。并不是最佳状态。看到那个人倒地不起,约翰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跑到程智跟前,将半跪在地上的程智拉了起来:“小子,没事吧?”“还好。休息一会就好了。”“都说亡灵魔法师厉害,果然不假。”约翰笑声的嘀咕道,眼睛看向了昏倒在地的几个黑衣战士:“刚才昏倒的这几个家伙也是你干的吧?厉害,杀人于无形。”

“我可没杀人,大叔,你别冤枉我。我是良民。”程智翻了个白眼说道:“他们只是昏倒了。”最是最后一个黑衣战士见三个同伴全都倒地昏迷,兄长精神有些紧张。用剑指着约翰等人,在众人的威逼之下,一步步的后退。

“不准叫我大叔。叫我大哥。嘿嘿,咱们商量一下,能不能教教我。”约翰却是凑到程智跟前,嘿嘿的笑了起来。“教你?为什么?”程智有些诧异的看着约翰。程智这时候却是凑到了已经倒地的几个人跟前,兄长在他们身上翻了翻,兄长从他们的口袋里掏出了几个白色的扁圆形药片。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药片,又闻了闻,最后皱着眉说道:“这是用人类血肉制作的东西。”

“要是学会了这一招,看谁不顺眼,只要瞪他一眼就让他昏倒在地,那不是很牛逼。”程智翻了个白眼:“算了吧大叔。我怎么感觉你是想要用这种法术调戏良家妇女去?”

约翰被程智说中了心思,立刻脸红了起来,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有没有,我可不是那种人啊。”他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却让约翰等人心头一跳。却听程智继续说道:“好奇怪啊,这上面是……”程智摇了摇头:“亡灵魔法师需要极强的天赋才行。你精神力不够。”说着,程智来到刚刚黑衣人说的那个房间之外。

程智点了点头,走到了房间的一角,盘膝坐在了地上。“诶,别乱动,小心有机关。”约翰倒是经验丰富,一把拉住了程智,将他拉到了身后。其他的几个战士也是自动自觉的分别站在程智的左右和后面,以保护这个魔法师的安全。在任何一个战斗团队之中魔法师都是格外需要保护的人。程智的眼睛盯着那白色的药片却发现在药片之上,竟然篆刻着魔法阵。魔法阵不大,但是篆刻的十分精细。接着,程智点了点头,将药片揣进了自己的小皮包,接着看向了被逼入角落中的那个黑衣战士,一个精神力冲击就攻击了过去,只是这个攻击的程度很低,只是让那个黑衣战士觉得一阵眩晕和头疼,捂着脑袋,差点摔倒,接着程智口中开始低低的吟诵起了咒语。

那个捂着脑袋的黑衣战士慢慢的停止了呼喊,接着,有些木讷的站直了身体,眼神有些空洞和挣扎。亨特释放着斗气护罩,轻轻的推开了房门,接着用手中的长剑点了点地面,又朝里面笔画了几下,释放出剑气,不过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这才第一个走了进去,程智也是探头探脑的朝里面看了看,接着走了进去,屋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不过程智的亡灵之眼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屋子里面的脚印,全都是朝不远处一个地方走过去的。他走到那个地方,看了看地板,突然眼睛一亮:“喂,大叔……好吧,约翰大哥,看这里。”约翰也走了过来,朝地面上看了看,接着用脚尖轻轻的点了点:“下面是空的。”说着,他蹲了下来,仔细的看了一会,接着伸手拉起了一个凹陷进去的木板,只听咔的一声,地面上弹起了一片,正是通往地下的入口。“我们先休息一下,等待援军。”最终,约翰还是决定稳妥起见,对其他人说道。

程智对于约翰的决定没有异议,毕竟他的精神力消耗也不小,必须回复一下才行。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将神识探出,因为没有了地板的阻碍,神识能够探入到这个洞穴之中,不过不远处被一堵铁门所阻挡。程智松了一口气,看向了约翰:“好了,不用再打了,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问他好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正当程智要将神识抽回来的时候,那里面却是传来了一阵灵魂波动,程智皱了皱眉,那灵魂波动很是熟悉,似乎正是拉布拉多的灵魂波动。

“这群家伙,竟然还挖洞?”约翰朝里面瞄了一眼,低估了一句,但并没有着急进去。看这通道应该很深,里面的空间应该很大才对,里面的敌人肯定也不少,自己现在就这么五个人,进去实在是有些危险,援军估计至少要两个小时之后才能到这里。程智却是脸色凝重,眼睛死死地盯着黑衣战士:“我用法术暂时的震慑住了他的思维,你们现在问他问题,但我支撑的时间有限。”“有人出来了,好像是拉布拉多他们。”

约翰和众人对视了一眼,接着纷纷抽出了武器。程智却是对约翰说道:“拉布拉多是六级,后面跟着十个人,全都是三级和四级的战士。”

兄长为夫“拉布拉多我来对付,你们对付那几个杂鱼。”约翰点了点头,对其他人安排了一下战术,接着看向了程智:“你现在精神力恢复的怎么样?我对亡灵魔法师一点了解都没有,不知道你们是怎样进行战斗的,你就看机会出手吧。”不一会,一个黑乎乎的脑袋从地幔下面冒了出来,他并没有主意到站在外面的是谁,只是嘿嘿笑着:“各位,辛苦了,辛苦了。还得让你们来把风。呵呵呵。我们这就走了。”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兄长为夫